4-6岁儿童绘画中亲子关系的“远/近”隐喻表征

全文总计 6445 字,阅读时间 17 分钟,快速浏览仅需 4 分钟。

英文标题:The Metaphoric Representation of Closeness in Parent-child relationship in 4~6 Years Old Children's Drawings

内容摘要:对51名4-6岁发育正常、家庭完整的儿童进行测验,并对其父母进行问卷调查与访谈,旨在考察4-6岁儿童对“亲子关系”这一抽象概念的“远/近”隐喻表征,并分析儿童绘画中所表露出亲子关系问题。结果发现,绘画中儿童与父母距离远近能良好地预测亲子关系,存在亲子关系的“远/近”隐喻;根据其绘画人物位置可以将亲子关系分为三类,分别是“父亲-孩子-母亲”型、“孩子-父亲-母亲”型、“孩子-母亲-父亲”型。表明儿童绘画中存在亲子关系的“远/近”隐喻;绘画中人物位置关系的不同,其表现出亲子关系的问题也不同。

关键词:亲子关系,儿童绘画,隐喻表征  parent-child relationship,children's drawing,metaphorical r

GB/T 7714-2015 格式引文:[1].4-6岁儿童绘画中亲子关系的“远/近”隐喻表征.[J]或者报纸[N].沧州师范学院学报,(20184):84-89

正文内容

  一、问题提出

  亲子关系是指父母与亲生子女之间相互影响、彼此互动而成的一种特定关系[1](P1),具体是指父母自身的行为特征、个性特征、教养方式、受教育程度等因素对子女的各方面发展产生影响的同时,子女也以自身的特点影响着父母的行为等特征[2-3]。亲子关系的优劣对幼儿在心理发展、认知行为、社会化发展等方面的成长产生着深刻的影响[4],它不仅仅是体现在母亲与孩子的关系上,父子关系的远近同样制约着儿童的发展[5],形成良好的亲子关系的重要性也就不言而喻。幼儿绘画在表达情感、记叙重要事件上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绘画中家人不同的分组排列方式,体现着幼儿与家庭成员的不同亲密关系[6]。4-6岁的儿童处于一种特殊时期,他们对事物所具有的多种感情会影响其绘画作品画面上的空间关系[7]。绘画作为一种符号表征系统,与语言类似,具有相应的隐喻形式[1](P11)。而空间隐喻是利用表示空间维度和空间位置的词汇来表达非空间的概念,用空间距离的“远/近”来隐喻人际关系,可以提供在幼儿视角下亲子关系的信息[8](P52)。由此明确了研究的问题,即通过研究4-6岁儿童绘画中亲子空间位置排列状况,来揭示蕴含其中的亲子关系的隐喻表征。

  二、研究方法

  (一)研究对象

  本研究首先在沧州三所幼儿园分别以“警察与小偷”和“我和爸爸妈妈”为主题让儿童作画,期间不加任何干涉,收集儿童绘画,分析其可行性和可能出现的问题,最终确定了以“我和爸爸妈妈”为主题的绘画测验。

  正式研究选取了沧州6所幼儿园,每所幼儿园随机选取10名年龄在4-6岁,身体健康无重大疾病,且之前并未接受过绘画训练和类似测验的儿童,总共60名,对其进行绘画测验,同时对其父母进行问卷调查。施测后收回,删除不合格材料,回收有效图画51份。回收的材料中,25名男孩,26名女孩,年龄为4岁的儿童共14名,年龄为5岁的儿童共17名,年龄为6岁的儿童20名;对应的父亲母亲问卷各51份,回收率85%。

  (二)研究材料

  1.实验材料为A4纸、2B铅笔以及彩笔若干。

  2.调查工具采用赵婷婷2008年编制的《亲子关系调查问卷》,由儿童的父母填写[9]。该问卷为两部分,父母部分与儿童部分,其中父母部分包括三个维度,分别是要求性、反应性和情感亲密,儿童部分包含一个维度,即依恋。父母部分Cronbachα系数(内部一致性信度)为0.792,儿童部分Cronbach α系数为0.789,同时,通过结构效度分析,发现结构效度良好。

  (三)施测过程

  本实验的主要任务是要求每个儿童以“我和我的爸爸妈妈”为主题作画,指导语参照吴念阳的研究[8](P51),指导语如下:

  “小朋友们,你们好,今天老师请你们画一幅画,我们的家里都有谁啊?有爸爸妈妈,还有我们自己对不对?那么我们现在把爸爸妈妈和我们自己画在纸上好不好?用铅笔和彩笔都可以,想怎么画就怎么画,那我们现在开始画吧!”

  每名儿童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完成实验,时间不做限制,事后主试将给每名被试赠送小礼品一份,并询问画中人物分别代表谁,做好标记,用作最后的数据分析。

  对参加绘画测试的儿童的父母进行问卷调查,在问卷发放之前,主试会将研究的目的、意义以及保密等信息告知每一位家长,请家长放心作答,最后将问卷收回。

  (四)资料收集与统计

  将回收的儿童绘画按照原大小扫描到电脑上,然后运用软件DWGOperand对绘画中人物距离进行测量,为了缩小测量误差,每个距离的测量进行三次,取其平均数,由于儿童绘画任务所占画面的大小不同,不同大小的人物之间的距离大小所代表实际上的距离也不同,这将造成误差,因此将绘画中涉及所有人物的部分作为主体,选取主体部分的对角线作为基准线,将任务距离与基准线的比值作为最后的比较数据,所以后文中所表述的距离均为该比值。最后运用SPSS统计软件进行统计处理分析。

  三、结果与分析

  (一)儿童绘画的基本现状

  根据表1可以得出,绘画距离在性别上不存在显著差异(t=0.69,p=0.49);父母在绘画距离上不存在显著差异(t=0.89,p=0.37);不同年龄的儿童在绘画距离上不存在显著差异(F=1.92,p=0.15);绘画距离在不同父母教育水平上不存在显著差异(F=0.59,p=0.5)。因此可以得出如下结论,在各人口学变量上均无显著差异。根据对被测样本的分析发现,在儿童亲子主题绘画中,除人物距离外,人物位置关系也是“远/近”的一种表现形式。根据其绘画的人物位置关系,可以将儿童绘画分为三种类型,分别是:“父亲-孩子-母亲”型(21人,占比41.18%),“孩子-父亲-母亲”型(18人,占比35.29%),“孩子-母亲-父亲”型(12人,占比23.53%)。

  

  随着当今社会文化水平的提高与科学思想的普及,父亲和母亲所给予儿童的关注都在逐渐增加,原本存在的“重男轻女”思想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生男生女都一样”的思想成为主流,且在优生政策影响下,大部分家庭都只育有一个儿童,且重视对孩子的教育和关心,尤其是幼儿园阶段,属于儿童成长的启蒙阶段,父母大都表现出高度的重视与关心,因此在人口学变量上,并不存在显著的差异。但是在平均数的数值仍可以显示出一些区别,女孩同父母的亲子关系较好于男孩同父母的亲子关系;随着年龄的上升亲子关系逐渐变得更好;相比于父亲,母亲同孩子之间的关系要更好;同时伴随着父母受教育的提升,能与儿童建立更好的亲子关系。

  (二)亲子关系与儿童绘画“远/近”隐喻

  1.亲子关系与儿童绘画距离“远/近”相关分析

  研究检验了51名被试的距离、情感亲密、要求性、反应性和依恋之间的关系,变量之间的相关如表2所示。从表2中可以看出,距离与儿童依恋(p=0.000)、情感亲密(p=0.007)、要求性(p=0.012)、反应性(p=0.044)存在显著相关,因此可以得出距离与亲子关系各维度之间存在共变关系。

  

  2.亲子关系与儿童绘画距离“远/近”回归分析

  以儿童问卷部分即依恋维度作为预测变量,以距离为因变量采用逐步法(Stepwise)进行回归分析,结果见表3。

  

  由上述结果可以看出,依恋进入回归方程,回归系数在0.001的水平上显著,回归系数-0.014,因此回归方程为y=1.132-0.014x(依恋)。

  儿童绘画人物距离“远/近”在亲子关系的依恋维度上显著相关,且具有一定统计学意义,主要原因是绘画是用来表述以儿童视角的亲子关系,而四个维度中只有依恋是用来表述儿童与父母关系的问卷。这个结果说明儿童绘画人物距离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预测儿童家庭的亲子关系,也就是说儿童绘画上人物距离的远近与亲子关系有密切关系,在儿童绘画上与儿童距离较远的家长在亲子关系上与儿童相对较疏远,在绘画距离上与儿童较近的家长在亲子关系上与其相对较亲密。通过进一步的回归分析,可以印证儿童绘画作品对亲子关系的预测作用。

  在日常生活中长期与父母生活且亲子关系较好的儿童,父母会更多地表现出对孩子各方面的关注,因此常常表现为与孩子亲近,耐心地和孩子进行游戏,对他们的要求也会理性地听取,儿童在父母的关注下会感到更多的安全感,在绘画上会表现为与父母距离较近。而长期不与父母一同居住或父母一方长期忙于事业,在行为上就会表现出和孩子的疏远,渐渐造成了隔阂,在绘画上表现出与孩子距离较远。

  儿童绘画图1中所表现出的形象,孩子的家庭比较富裕,但是父亲由于工作繁忙,多数时间都是母亲在陪伴孩子,虽然在绘画的内容上表现出父亲也在这个家中,但是儿童和母亲在二楼玩耍,父亲则独自在楼下。而在儿童绘画图2中也表现出了类似的情况,研究者了解到的情况是孩子的母亲忙于工作,大多数时间都是由父亲来照顾孩子,因此在绘画的时候孩子自然地将父亲画在了自己的身侧,且在与母亲关系较为亲近的绘画对比时发现,与母亲亲子关系好的儿童在绘画中表现母亲时会用彩色的服饰和多样的饰品,这名儿童在画他母亲的时候很简单,在颜色上也较为单调。

  3.亲子关系在不同绘画类型上的特征

  (1)“父亲-孩子-母亲”型

  在该类型中,孩子作为家庭的核心,父母位于孩子的左右,在绘画时大多采用彩色的笔进行绘画,在描写父母时较为细致,能够将人体的躯干四肢、面部表情表现出来,在人物的绘画上表现出和家长中同性的一方更多的相似性,如穿着的服饰、发型(如儿童绘画图3),在绘画上也不是单纯的三个人物,更多的包含一个故事或一个情景,且在这些情境中儿童会和父母两方互动,在语言描述绘画内容时,多数儿童表述为“这是我和我的爸爸妈妈在XXX玩,我们玩得特别高兴”“这是我爸爸,那个是我妈妈,中间是我自己,我的爸爸妈妈总会带我XXX”等。儿童的性格多数开朗自信,在玩耍时不会孤身一人,父母送来幼儿园时能很快地适应环境,在幼儿园与老师能够很好地进行互动。但是存在少数情况,儿童的绘画样式表现出类似的“父亲-孩子-母亲”,所表达的情感却与之前有较大差异,主要原因是儿童所绘画的内容为此前曾发生过愉快事件,但是之后由于某种原因无法再次实现,例如一次研究者询问一名儿童绘画的内容是什么,儿童回答道“这是之前爸爸妈妈带我去公园玩,但是最近他们都在上班不能陪我去公园。”因此在以绘画作为了解儿童情感世界时应灵活地辅以提问等形式来增加对绘画的理解,不能妄加揣测。

  

  

  有时在绘画作品中会出现除父母以外的家庭成员。虽然绘画的主题是“我和我的爸爸妈妈”,但是儿童有时会将其他的家庭成员放置于与父母相近或类似的地位,如儿童绘画图4中所表现的,儿童在绘画自己和父母之后绘画了自己的妹妹,可以看出妹妹在服饰上与自己相近,而且此时绘画的中心仍然是绘画者本人,可见父母在有了妹妹之后没有忽略对姐姐的关注,画面表现的家庭亲密度仍处于较高水平。

  

  (2)“孩子-母亲-父亲”型

  在这种类型中,母亲多处于画面的正中间,而父亲则位于与儿童相距较远的画面的另一侧(如下页儿童绘画图5)。对于这种情况有两种解释,其一是母亲在家庭中较为强势,在家庭中居于主导地位,心理投射测验认为,当母亲在家庭中担当领导者时,儿童在绘画中会将母亲放在画面的正中[21];其二就是由于当下社会男性占据着经济的主导,担负着家庭的各种开销,因此忙于工作,对儿童教养的责任就落在了母亲的身上,因此表现在画上就是儿童距离母亲比较近。

  (3)“孩子-父亲-母亲”型

  在这种类型中,父亲相比母亲来说距离儿童更近,这样的情况比较少,因为多数情况下父亲担负着家庭支出的重任,相比母亲来说,父亲待在家里陪伴儿童的时间更少,因此出现这样的情况需要特别的关注,在儿童绘画图6中表现的就比较明显,在绘画后的提问中也可以探究到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母亲由于怀有二胎,对其关心减少,而且其他人常会说“妈妈有了小宝宝了,你要离妈妈远一点”“不要碰到妈妈,会伤到小宝宝的”诸如此类的话,这无疑会对儿童产生一定的影响,如果不能及时地调整就会在儿童和母亲之间产生隔阂。

  

  

  在儿童绘画图7中,身着红色外衣的是孩子的母亲,从孩子的母亲向另一侧分别是孩子的爷爷,儿童自己,父亲。在测验后和老师了解情况时研究者了解到,这个儿童在日常生活中主要由其父亲和爷爷照料,母亲由于工作繁忙对其关心很少,即使生活在一起,与孩子之间的交流与互动相对于父亲和爷爷较为缺失。

  

  四、讨论与建议

  (一)在评估亲子关系时宜采用多种方法

  以往的研究多数从父母方面的问卷进行研究,对于儿童的想法并没有进行更为深入的研究。本研究发现,儿童绘画在预测亲子关系时具有较好的效果,即用绘画的方式也能测查家庭的亲子关系,而且绘画的方式不单单能够反映儿童与父母的关系,而且还能够评估家庭中其他成员与儿童的关系。相比于问卷法,绘画测验法的表面效度更高,更不易察觉到测验的真正意图,因此能够降低儿童的抵触情绪,而且绘画测验还具有便捷高效的特性,无论是施测还是在分析时都比问卷节省时间,从而更好、更有效、更便捷地得到测验的结果。但是绘画测验并不是万能的,在收集资料时并未达到尽善尽美,应采取灵活多变的评估方法,在进行绘画测验的同时辅助以访谈、行为观察、问卷等形式,从多角度收集信息,以增加后续判断的准确性。

  (二)注意情景的特殊性和时效性

  绘画测验所表达的内容在大部分情况下是与施测时的情绪体验有关,因此施测之后应尽快分析其结果,并给予恰当的处理,这样才能发挥绘画测验的作用。同时绘画测验表达的内容因人而异,相比问卷法来说缺乏稳定统一的评判标准,因此在施测的同时应考虑到个体的差异性和主观能动性,在进行分析的同时多听取被试的介绍和反馈,将绘画的内容与实际情况放在一起进行考量,在绘画内容上不要妄加揣测,在适当时可以考虑听取专家的意见建议,在没有完全清楚之前不能轻易地分析,避免“贴标签”,避免主观臆测。

  (三)给予儿童更多的耐心和关注

  在施测时研究者遇到最多的问题就是儿童在绘画开始时说:“老师我不会画”“老师你帮我画吧”“老师这样画可以吗”等问题,很多儿童不会画的原因是家长没有给予其恰当的关注和耐心,儿童由于生理发育和认知发展水平有限,很难画出我们认为好看的作品,但是这样的作品也是儿童基于自己对于周遭环境的观察加上自己的考量所画出来的,如若未得到父母及时的肯定,在绘画的动机上就大大减少,对其情感的宣泄和表达也是不利的。在绘画时儿童过多地考虑旁人对自己作品的评价,并且极力地想符合成人的意愿,希望在成人的帮助下画出成人想看到的作品。其原因,一方面是由于儿童在追求外界对自身的肯定,另一方面也表现出儿童在绘画的过程中他人的指导与帮助过多,自身较少进行努力和创新,对此家长和学校都有责任。家长时间比较仓促,在儿童绘画时缺乏耐心,下意识地帮助其完成了绘画,幼儿园为了迎合家长望子成龙的心理,在幼儿园张贴由老师指导甚至代笔的情况下儿童完成的绘画作品,在一定程度上扭曲了教育的本质,破坏了绘画本身对于儿童的乐趣。另外,儿童在绘画时常常会不知道想画什么,或是知道想画什么但是不会画,一方面是幼儿园小学化十分严重,忽略了这个年纪的儿童应该进行什么样的教育,从而导致儿童绘画创作的能力下降,另一方面是家长长期忙于工作,缺少户外活动,忽略了孩子对于大自然的探索,导致儿童想画什么的时候却忘记了物体本身的样子,因此在日常教育中,希望家长能多一些耐心,不要让孩子沉迷于电视手机中的世界,多带孩子到外面的世界走一走,增加儿童对外界事物的具体感知,这样在开阔视野的同时亦能增强其自主创作的能力。

  (四)增加家庭内部沟通,了解儿童的情感诉求

  在分析完儿童绘画之后不难发现,当下亲子关系存在的问题主要是家长工作与生活时间分配不合理,缺少对孩子的关心,或是对新加入的家庭成员没有很好地给孩子进行介绍,让孩子误认为家长对小弟弟、小妹妹更为疼爱,对自己的关心没有原来多。首先这不是哪一位家庭成员自身的过失,而是整个家庭在时间安排上的不合理、在沟通上的不协调导致。对此,应该加强家庭成员之间的沟通,使每个人都能真正地表达自己的诉求,协调各方的需求,从而制定更为合理的时间安排。这个过程既可以让家长之间的配合更为默契,生活和工作时间划分的更合理,也可以使儿童了解父母每天在进行的工作,理解父母因为工作忙的忽略并不是对自己不关爱,从而消除误会,建立更加和谐的亲子关系。

  本研究通过比较亲子关系与儿童绘画中表现出的亲子距离,认为儿童绘画上亲子距离的远近与实际生活中亲子关系存在隐喻,分析绘画过程以及内容后得出如下四点建议:在评估亲子关系时应采用多种方法,多措并举,能够大大减少误差,得出准确的结论;评估亲子关系时应注意所处情景与绘画内容的特殊性和时效性,避免“贴标签”;在日常生活中家长应给予儿童更多的耐心和关注,培养其良好素质;增加家庭内部沟通,多了解儿童的情感诉求。

参考文献

[1]王娟.双职工家庭亲子关系研究[D].上海:华东理工大学,2014.

[2]Baumrind,D.The influence of parenting style on adolescent competence and substance use[J].Journal of Early Adolescent.1991,11(1):56-95.

[3]Darling,N,& Steinberg,L.Parenting style as context:An integrative model[J].Child Development,1993,(113):487-496.

[4]Hollingworth,L D.Ethical considerations in prenatal sex selection[J].Health & Social Work,2005,30(2):126-134.

[5]Shek,D T L.Perceived parental control processes,parent-child relational qualities,and psychological well-being in Chinese adolescents with and without economic disadvantage[J].The Journal of Genetic Psychology,2005,166(2):171-188.

[6]秦芳.以绘画视知觉视角下研究4~5岁幼儿绘画语言表达特点[D].乌鲁木齐:新疆师范大学,2014.

[7]李春玲.当代中国社会的声望分层——职业声望与社会经济地位的指数测量[J].社会学研究,2005,(2):74-103.

[8]吴念阳,陈纤纤,吴燕,钱海燕.5-7岁儿童绘画中社会地位的“大/小”隐喻表征[J].心理与行为研究,2016,14(1):50-56.

推荐10篇